怎可于重病时期突然结婚而未通知母亲等家人到场

编辑:admin 发布时间:2019/2/20 19:07:49

林姓男子有中度身心障碍,是法律上的受辅助宣告之人,但前年间,他没通知母亲就与交往多年,曾是男儿身、现已变性的欧女结婚;其母认为儿子心智如同7、8岁小孩,不是真想结婚,提诉确认婚姻关系不存在。新北地院法官认为,林男结婚时有清楚自我意识,明了结婚法律上意义,出于个人意愿与欧女结为连理,判林母败诉。

林男母亲在诉讼中指出,2015年3月22日,儿子骑机车时,突然中风发生意外,导致中度身心障碍,心智能力已退化到如同7、8岁孩童,住院期间、出院后都是由她与长子照料,直到2016年1、2月间,才由欧女协助外劳一起照顾,但每月8万元费用是由其长子支付。

她指称,前年1月间,欧女竟把儿子带到户政事务所办理结婚登记,虽2人相识甚久,但儿子曾于车祸前明确告诉她:这个人不行,不会跟她结婚更何况欧女是之后才变性成为女性,如今儿子心智能力已退化到如同孩童,怎可于重病时期突然结婚而未通知母亲等家人到场?

林母还指,欧女结婚后,开始调查儿子名下财产,并阻挠她等至亲探望,还交代大楼管委会及保全禁止探访,保管儿子手机、开庭时控制儿子行动,显示一切都是欧女策划主导,儿子并无结婚真意。

不过,林男出庭时说,他出院后与太太同住,现在都是由太太照顾,当初确实是自己签下婚约,也明白其意思,正是:成为先生、太太的证书。

法官也查出,林男发生车祸前,与欧女合伙做生意,相识交往近20年,同住10多年,林男车祸出院后到医院复诊时,2人虽未有婚姻,但对外均以夫妻相称。

不仅如此,林男也曾对家事调查官吐露:当时小欧曾是男儿身,怕家人追问,所以会说一些推托之词,其实我很想跟小欧结婚,但怕他们反对,我也想要等经济能力很好再说、车祸后想给她名分,不然朋友也会看,她家人也对我很好,我也跟她们很熟等,加上结婚时有2名亲友见证过程,判林母败诉。

【本文固定链接】http://webdinle.com/jcj/17.html

上一篇:也听过一般人讳疾忌医而受害
下一篇:罗淑蕾稍晚将相关内容上传至YouTube